Search
  • 劉偉民Ronny Lau

愛上無名


我愛上Barolo,不但因為對Nebbiolo這個葡萄品種耐人尋味的性格情有獨鍾,也由於看見了一個傳統與現代搏奕的精彩故事。每一瓶Barolo,都會從不同的角度去說這個故事。Giacomo Borgogno的故事,則可算是其中最戲劇性的。

Giacomo Borgogno酒莊大樓位處Barolo市中心

Giacomo Borgogno酒莊大樓位處Barolo市的中心,不像一般Barolo酒莊建於幽靜山頭,被葡萄園圍攏,因為在二百五十多年前,Barolo沒有幾多家酒莊,酒莊也不一定採用自家葡萄園收成釀酒,無論收購葡萄或賣出釀好的葡萄酒,市中心絕對坐擁地利。

Giacomo Borgogno不是酒莊的創立人,開始的是他爸爸Bartolomeo,他接手家業的時候僅得十八歲。Giacomo的兒子Cesare對酒莊的貢獻亦舉足輕重,是他決定每年把一半生產的Barolo陳放酒窖最少二十年才推出市面。因為他認為傳統派Barolo必須經過歲月洗禮,可是基於經濟壓力,酒莊都會盡快把產品上市,令到消費者無法一睹酒王最漂亮的風彩。

昔日運酒用的貨車成為擺設

我還記得很多年前有位朋友找我,說他公司代理了Giacomo Borgogno,但當他興致勃勃地試酒後,腦海裡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問號,被形容為酒王的Barolo,為甚麼一點不好喝?我說,你喝的是甚麼年份?我年前辦的Barolo晚宴,喝的是Giacomo Borgogno Riserva 1958!

二百多年來,Giacomo Borgogno沒有太大改變,一向堅守傳統,亦沒有銳意擴充,種植Nebbiolo的葡萄園只有十公頃,保持著家庭式經營。直到2008年,酒莊賣了給Oscar Farinetti,終結了Borgogno家族歷史。只要對意大利飲食潮流有點認識,絕不會感到這名字陌生,他是集餐廳及超市一身的飲食連鎖Eataly創辦人。他大肆修輯酒莊大樓,加建了升降機及瞭望台,歡迎任何人士隨時登上去飽覽Barolo市內風光。

栩栩如生的No Name人偶是無聲示威

早前在Borgogno酒莊喝了No Name。這本來是Barolo,送檢時被指色澤太深,不獲准標示為Barolo。事實上,酒莊之前送檢的兩個樣本來自同一批次,卻又成功過關!新莊主為了向僵化制度示威,索性在酒標以手寫字體印著No Name,自行降級成為Langhe Nebbiolo DOC。豈料此酒一出短短三星期便告售罄,現在已經成為固定系列。

原來,商品不一定要有名有姓,人也是。Prince就曾經叫自己做TAFKAP(The Artist Formerly Known As Prince)及把名字變成一個符號;Martin Freeland也習慣自稱Man With No Name。Karl Hyde和Rick Smith組成Underworld之前,組織了隊沒有名字的樂隊,只用一個像蟲的符號象徵,後來簽了唱片公司被迫取名Freur。都是不一樣的故事。

[原文刊於《明周》]


186 views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y HKWS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