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張鼎源 Alex

阿根廷不用心酸!今次無份又如何?


中美貿易戰熱鬧刺激,葡萄酒成了血肉橫飛的戰場,美國葡萄酒受制於關稅,哪國有機可乘?早前品嚐了數款阿根廷的葡萄酒,質素非凡,物超所值,而且曾到訪阿根廷,對當地民風印象深刻,無形中又為酒釀加了分,是故想起了阿根廷酒釀能否跑出?

我們的確也只能食花生吧?既不是美國國民,也不是中國的選民(大家也不是吧?),所以看得開心便好了,不用咬碎銀牙、語無倫次。中美大戰到底誰笑到最後?難道中方勝出,那些有錢人便會乖乖地手持人民幣待在國內,而不投懷送抱?那些孕婦大媽會在國內支持兩孩政策,而不到美國的月子公寓,搶個美國護照?所以,不知道中國人是否喜愛美國葡萄酒,但一定喜歡坐在美國家中的後園品味貴酒。

至於當美國酒釀缺席中國市場之際,到底有誰會乘機執死雞?對於暫失快速增長的中國酒釀市場,的確淋了那些發著中國夢的美國酒商一盤冷水。而乘此機會,到底誰會得益呢?其實現時美國葡萄酒在中國市場的市佔率並不高,不到 5%,加稅對美國葡萄酒的中高級產品影響較細(如Napa Valley的作品),而對於入門級作品,影響會較大,主要因為價格是其重要的購買準則。不過說穿了,就是因為美國葡萄酒進口不重要,中國才敢在此開刀,展現一下「實力」。不過,對於進口貨量排第 10 的阿根廷而言,如果可以完全承接美國留下來空缺,又另當別論。可惜如何大洗牌,原來也輪不到阿根廷,因為中國跟澳洲、智利及格魯吉亞在葡萄酒方面有自貿協定。不過這樣也好,於心不忍也要講句,凡給中國市場相中的,必定瘋狂漲價,那又何苦呢?

位於安弟斯山脈東側的阿根廷,受惠於地理位置,種植在高海拔的山區,享有最佳日照,還是可以釀出活潑具酸度的葡萄酒。另一方面,雖然為國際認知為一充滿實力的釀酒國,時間不長,但阿根廷早在16世紀,西班牙殖民者帶來第一株葡萄苗,在19世紀中期,當時Mendoza的省長 Domingo Faustino Sarmiento 下令引進法國葡萄品種,當中的Malbec最後跑出,成為重點栽培對象。但命運弄人,Malbec在法國卻給Cabernet Sauvignon搶盡風頭,瀕臨絕跡於法國國土之上。直至現在,反而是大家嚐過阿根廷的Malbec,重覓這種法國葡萄的韻味。由於地利、人力資源與本土及外來資金,阿根廷酒釀冒起迅速,成功搶佔入門酒市場,但也造成另一困境,就是入門酒太成功,因而構成一刻板印象,中高檔作品的銷情,始終普通。但有好酒,又有甚麼好怕?

Cheval des Andes 4個年份

酒質再好,如果沒有高超的行銷技術,誠然,極難說服市場接受阿根廷推出的中高級作品,但世上總有高手在,LVMH 集團在這方面,絕對有實力認第一。首先結合法國頂級名莊Château Cheval Blanc、阿根廷Mendoza的Terrazas de los Andes,為阿根廷酒廠沾上一身金光,騎著白馬快速建立名聲,開闢市場,合理化相對高的定價,至少消費者買一瓶回家,也要找到一個踏實的理由吧?否則一直在貨架坐冷板,再好的酒也感動不了別人。而且,重本精心種植及釀造的 Cheval des Andes,的確也交足貨。如果要感受阿根廷酒釀可到達的層次,以及從商業角度欣賞一下此奢華集團的實力,絕不能錯過結合兩個酒莊、兩種葡萄(72% Malbec、28% Cabernet Sauvignon)的Cheval des Andes 2015。此年份,另一特別之處在於改用更多400與500公升的酒桶,以更好保存葡萄果實的鮮明酸度。

Pyros Barrel Selected 160 Valle de Pedernal Malbec 2015

Mendoza相信是全球最多人認識的阿根廷產區之一,不過貴為南美最大產酒國,其實還有不少精彩產區等待你的青睞,其中之一是San Juan新開發的種植地段 Pedernal山谷,Pedernal山谷位於安第斯山脈,葡萄園位於海拔1,400米的高度。山谷土壤成分主要是石灰岩,在個別地塊中更含有打火石。於2008年,阿根廷酒莊Bodegas Salentein的創辦人Myndert Pon發現此地風土絕佳,並在其後於該區成立首家酒莊Pyros Wines。酒莊出品的Malbec,呈現跟Mendoza不同風韻,成熟優雅,相對較輕盈柔軟,酸度及果香更形明顯,重點是定價親民,值得一試。

[原文刊於《Cup》]


0 views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y HKWS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