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劉偉民Ronny Lau

灰色巨蛋


選擇一瓶葡萄酒,你可以看她的色澤,嗅她的香氣,嚐她的味道。不過,單憑色香味去決定葡萄酒的優劣,相等於以一本書的封面去判斷它的內容。熟練的葡萄農,遍尋葡萄樹的樂土,想出不同的耕作方法,務求獲得最成熟健康的果實;熱血的釀酒師,扭盡六壬,把採收回來的果實打造出一瓶瓶佳釀,每一個細節,都足以影響大局。漠視他們的心血,你還敢自稱葡萄酒達人?

法國人口中的Terroir,除了風土,也包含人的智慧。在氣候理想的年份,葡萄農和釀酒師應該盡量採用不干擾的哲學,但在失收的災難年,坐視而不理,不是經濟能力所限,便是天下最大的傻瓜!一瓶葡萄酒的真正味道,其實不是藏在酒瓶裡面,而是來自酒瓶背後。好的葡萄酒,可以反映葡萄園的風土;絕世佳釀,則可同時反映人情。

每次進入酒莊的心臟地帶,我眼前的不是酒桶和酒瓶,而是莊主及釀酒師的哲學和性格。性格剛烈的釀酒師,不會釀出溫柔纖細的葡萄酒;溫文儒雅的莊主,則不會讓旗下的產品粗獷豪邁。如果在酒坊遇上一隻隻灰色的巨蛋,便代表我即將可以品嚐到愛地球、愛生命的葡萄酒。

巨蛋並非侏羅紀恐龍遺下的化石,也不是荷李活科幻電影的道具,而是以混凝土製成的Nomblot酒桶。2001年,法國Rhône Valley龍頭大莊M. Chapoutier為了更進一步支持環保,找了Marc Nomblot根據黃金比例,替酒莊設計了革命性的嶄新酒桶。過去十多年,巨蛋先後誕於世界多個產酒區的酒窖,其中包括了布爾岡的Domaine de la Romaneé-Conti,波爾多Pomerol的Petrus、Pessac-Léognan的Château de Fieuzal、Pauillac的Château Pontet-Canet,美國加州的Continnum、Rudd Vineyards & Winery,奧地利Burgenland的Meinklang,以至智利的Antiyal Winery。最近一次去訪法國Chablis的Domaine Jean-Marc Brocard,也發現了巨蛋的影縱。

Domaine Jean-Marc Brocard雖是家庭式經營的小酒莊,莊主卻身兼酒商角色,每年賣出四百多萬瓶各種檔次的葡萄酒,對他來說,能夠穩定產量才是生存之道。他修讀工程學的兒子Julien Brocard,對地球環境特別重視,當上酒莊的葡萄園經理之後,不斷引入環保思維,更在二百公頃的葡萄園拿了Préhy山坡一小塊採用Biodynamic耕作。

這種企圖活化土地的環保耕作方法近年在法國萌芽,不過,很多傳統的葡萄農並不認同,Jean-Marc Brocard是其中之一。Julien無法獲得父親首肯,以生物動力學耕作的葡萄園生產的葡萄酒,未能掛上Domaine Jean-Marc Brocard的招牌,於是改用個人名義灌瓶上市,稱為Domaine de la Boissonneuse。新酒的反應熱烈,鼓勵了Julien改革的信念,現時酒莊旗下的Vaulorent Premier Cru葡萄園,亦已轉用生物動力學耕作。只要看到酒標上印著月亮及瓢蟲的圖案,便知道是他努力奮鬥的成果。

Domaine de la Boissonneuse Chablis 2008

Julien Brocard引入巨蛋作發酵容器,也是為了貫徹環保意念。巨蛋看似科幻,卻是依據古羅馬釀酒的陶壺設計。葡萄汁發酵時,會因冒出的二氧化碳滾動,一般酒桶總有接合位置,會阻礙流動,於是釀酒師需要經常攪動。蛋形設計則沒有接合位置,汁液會自然滾動,無需人手處理,不單節省工夫,也不會破壞果汁的原味。

混凝土可能及不上不銹鋼酒桶穩定,但因微細的氣孔能夠提供微氧化效果,足以媲美難於保持潔淨的橡木桶。這些灰色巨蛋是釀酒業的未來嗎?我只知道,不顧及環境保育,純粹為了生意而生產的葡萄酒,我會堅決說不。

[原文刊於《品醇客》(Decanter中文版)]


0 views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y HKWS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