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劉偉民Ronny Lau

一世紀滋味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仍在蹂躪生靈,波爾多的農民並沒有理會世界粉碎,繼續在打理那片家族葡萄園,如常釀造葡萄酒。那是電力還未廣泛應用的時代,每一個工序都靠雙手。如果這是一級列級酒莊,堅持可以理解,但Château Le Puy不見經傳,付出的努力看不到能夠換來可觀的回報。這,純粹是出於對大地的愛心和家族歷史的情愫。

還真的要感激《神之水滴》電視版,因比漫畫早煞科,自把自為將終極神之水滴定為Château Le Puy 2003,死忠讀者吐糟歸吐糟,這家隱世酒莊卻聲名大噪。

Amoreau家族由1610年開始已經是Château Le Puy的主人,Jean Amoreau因超齡避過服役,安心在家打造出Château Le Puy Emilien 1917,回頭已是百年。現任莊主Jean-Pierre Amoreau在酒窖找到幾瓶仍然龍精虎猛的百歲老酒,於是決定來一次有今生沒來世的《1百年品鑒》,一口氣拿出由1917至2017百年間27個年份的Emilien,巡迴世界,讓大家知道百歲陳年能力並非五大專有,一家既不在Pomerol,也偏離Saint-Émilion兩大明星產區的Francs Côtes de Bordeaux酒莊,亦可以交出漂亮成績表。

長命百歲的Château Le Puy 1917

27個年份中,除了一百歲的1917別具意義,1926、1936、1944、1955、1959,都各自帶著故事。你可能會懷疑,這些老酒仍可以喝嗎?不用懷疑,她們的生命力,比不少列級酒莊還要厲害。或許酒莊過去一百年堅持的天然葡萄酒大方向,是締造這個奇蹟的最大功臣。

27個年份的Château Le Puy Emilien

天然葡萄酒不是新玩意,在農藥、除草劑、化學肥料面世之前,所有葡萄園都是有機種植的,因為沒有二氧化硫防腐,酒會比較脆弱,但採用二氧化硫,先不說會否對人體有害,酒的味道和性格會被徹底改變。不過,在化學劑剛出現在葡萄園的時候,大部分農民憧憬這是耕作新里程,以為未來採收的葡萄會更健康更有保障。Château Le Puy卻深信要葡萄樹健康茁長,化學劑只會幫倒忙,一直堅持不用藥,後來索性不添加二氧化硫。換句話說,Château Le Puy一直都是在釀天然葡萄酒。

跟Château le Puy 莊主Jean-Pierre Amoreau 和兒子Pascal合照

喝了百年歷史,酒莊又空運了法國廚師之父Christian Constant獻技,繼續堅守傳統的調子,食材才是主角,味道才是重點,帶大家重回法國烹飪橫掃世界的光輝歲月。烹調不是演戲,現實不是夢工場,演員剎那自我催眠廚師上身,真正的大廚需要摸索學習研究練習練習再練習,花的時間是一生。

[原文刊於《明周》]

攝影:Château Le Puy


0 views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y HKWS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