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張鼎源 Alex

用文字釀酒


美學這事很奇怪,如機製陶器價廉物美,對於普羅大眾,其實真的沒須要買手做陶器。但開始用手拙劣地捏造東歪西倒的作品時,對於此物的欣賞角度自又不同,就算不是專家,也開始有自己的看法,那是幼兒班學習;至於一個香港土生土長的知名酒評人釀酒,那是昇華。

但在香港靠文字搵食,身家豐厚到買莊釀酒,談何容易?雖然歐洲經濟長期低迷,酒莊維護成本巨大,不少土豪也會瀟灑揮金,買座石頭堡壘,標誌自己人生高峰,在他們眼中,要自己買個酒莊,釀做自己的酒,有何難度?甚至將自己的臀部相片放上酒標,又有誰阻得了你?不過,如果是酒評人,其作品被酒莊看後,酒莊心有不甘,條氣難順,逐出戰書,請你釀來看看,而酒評人敢膽接招,就不是同一回事了。意大利人或許就有著這種幽默及量度,也由一場君子之邀,開始了這港意情緣。

Ronny 在托斯卡尼的 Ravazzi 酒莊釀造 DolceVita Aristeo。

故事主角是情迷意大利的酒評人劉偉民Ronny, 2011 年與兩位意大利釀酒師 Mario Ercolino 及 Andrea Bernardini 合作並開展 DolceVita 計劃,並推出首作 DolceVita Aristeo Toscana IGT 2009。這場不期而遇的港意情緣,本來並無承諾,結果一次纏綿,卻玩足七年,而且似乎愈造愈有未來,歡迎程度也與日俱增。

DolceVita Aristeo 2014 屬 IGT 級別,讓 Ronny 擁有甚大的創作自由。

早前,酒釀父親在留家廚房設下百日宴,慶祝一子 DolceVita LAU Langhe Nebbiolo 2013 與一女 DolceVita Aristeo 2014 的順利出世。女兒的不同年份,也曾多次品嚐,遠超所值,酒釀合香港人口味,而又不失風土風情,2014 的小女孩,同樣可愛有趣,相貌精緻中夾雜幾分爽朗。兒子卻是首次亮相,猜想酒釀父親定必偏心,情陷意大利酒釀的人,哪有不想親手釀造一款 Nebbiolo?據父親所言,Barolo 及 Barbaresco 因內地炒風熾熱,葡萄供不應求,但又不想找些二三流葡萄來釀造自己的親生兒,不是說笑,在人類世界,的確有不少求其的父親母親……苦等多年,終於給這位想有男丁的麻煩父親,在 Barolo 的 Barolo 村一家酒莊,找到合眼緣的葡萄,最後誕下男嬰,跟隨父姓,雅名 DolceVita LAU Langhe Nebbiolo 2013。

瓶標印有父親姓氏及相片,可見父親百份百為自己所造負責。

某事的評論者最好曾或現正參與該事——這樣說似乎有點不公平,就如不懂烹飪,也可以是超級食神,或政治記者無須一定參與政治,才能看到政治的本質,說實在,筆者也從未參與釀酒。不過自己如有機會親自落手,再拙劣的經營也會對該事開拓了一些新視野及新角度,那是鍾愛一事正常不過的心願,故真能參與其中,是人生的榮幸及上天的厚待。

當香港現正吹起一股百味紛陳的本地手工啤酒風,也不妨留意一個生於香港,成長於香港的酒評人,他花了大半生於鑽研各種酒類,當然這過程應該是挺享受的,然後化成醺醺文字,也用文字帶來夢寐以求的機緣。當香港現在不停強調自我時,香港這一彈丸之地,其從來也是波流之中自我掙扎,又在分秒間的互動中,鞏塑自我。

[原文刊於《Esquire》]


51 views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y HKWS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