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劉偉民Ronny Lau

喝酒吃豆腐


喝葡萄酒要講究禮儀,要研究不同產區年份,要選合適酒杯,不像喝啤酒隨意;喝葡萄酒又要注意開瓶方法,處理喝剩的酒更得大費周章,不像喝烈酒瀟灑。不過,愈麻煩愈顯出氣派,漸漸地,喝葡萄酒成為了一群人自我表現的儀式。

人要表現自己,不外兩個原因,不是為了錢,就是為了性。世界上,靠葡萄酒吃飯的人不少,但為了性而喝葡萄酒的人更多。

一直以來,葡萄酒都潛藏著很多有關性的聯想。在根據力學原理設計的開瓶器面世之前,要將軟木塞從玻璃瓶拔出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少一點臂力也辦不來,於是,開瓶的責任,都會交給男士。能夠乾淨俐落打開一瓶葡萄酒,等同向異性炫耀男子氣慨。葡萄酒也一向是大男人的世界,由釀酒師到酒評人,幾乎只看到男性。法國布爾岡,從前更禁止月事來臨的女人進入酒窖,認為會影響葡萄酒的品質。

花了漫長時間和努力,今天女性才能在葡萄酒世界找到一片天。尤其在酒評界,冒出頭來的女性愈來愈多,例如英國的Jancis Robinson,取得Master of Wine資格後更鋒芒畢露,掛著她名銜的葡萄酒書刊,向來是銷量的保證。至於香港暫時僅有的三位Master of Wine,Debra Meiburg、Jennie Cho Lee和新鮮出爐的Sarah Heller,全是女性。

不過,只要你看看酒評人形容葡萄酒的專有名詞,就可以知道這一套,根本就是男人為了引誘女人想出來的。不是嗎?當我們要形容葡萄酒的濃稠度,會說「Body」,濃是「Full Body」,淡是「Light Body」。搖杯的時候,要形容掛杯,又會說「Tears」或「Legs」。嗅酒的時候,香氣叫做「Nose」。Body是「肉體」,Legs是「腿」,Nose是「鼻子」,都是人體器官,究竟跟葡萄酒有甚麼關係?說穿了,不過是幾個性生活苦悶的男人,拿來借題發揮,讓自己可以在大庭廣眾下大談女人經吧了。

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93因Balthus繪畫的酒標在美國被禁,要把裸女刪除。

「她的肉體豐厚圓潤,大腿長而且滑,鼻子性感撩人…」請不要誤會,我在形容一杯葡萄酒!如果手上不是拿著一杯酒,你面前的女士甚至可以控告你性騷擾!然後身邊又會有人#MeToo,後果不堪設想。

可是男人就是不會錯過吃豆腐的機會,連酒瓶和酒杯也不留一手。

早在十八世紀,法國Loire的Anjou,行內人稱半瓶裝的小酒瓶為「女孩」(Fillette),喝一瓶半瓶裝的葡萄酒,就是「跟一個女孩發生關係」!

拿在手裡的酒杯,有肌膚之親,男人當然更想入非非了。例如香檳杯,近年流行鬱金香型的長身款式,稱為Flute,但以前更多人採用的是闊口矮身的Coupe(或稱Saucer)。原因是謠傳這款酒杯是依據法國皇后Marie Antoinette乳房的尺碼及形狀製造的,換句話說,拿著一隻Champagne Coupe,就等於握著一代名女人的奶子。

Kate Moss和34 Kate Moss Coupe。

2014年,英國藝術家Jane McAdam Freud將都市傳奇變成事實,為倫敦的34 Mayfair餐廳找來Kate Moss擔當模特兒,以她的左胸倒模製造了一款稱為34 Kate Moss Coupe的香檳杯,藉此慶祝這位超模入行25周年及40歲生辰。喝的時候,把酒杯送到口唇,每一口,都是思想的放縱,比較甚麼肉體、腿及鼻子的形容,就更露骨了。不過,放縱思想是要付出代價的,一對令人心跳加速的Kate Moss香檳杯,盛惠340英鎊。

[原文刊於《Wine Press》]


279 views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y HKWS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