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劉偉民Ronny Lau

給夜貓子和蝙蝠俠的葡萄酒


年結最開心的事,非DolceVita LAU Langhe Nebbiolo 2013正式推出莫屬。這不是我第一款釀造的葡萄酒,卻是第一款以我的姓氏命名的葡萄酒。

Nebbiolo是我最喜歡的葡萄品種,由在意大利釀酒開始,一直想擁有一瓶自己的Nebbiolo葡萄酒,奈何自從內地吹起Barolo及Barbaresco炒風之後,酒莊供不應求,那來葡萄給我遊戲?我絕不會為了做而做,胡亂找些我不會喝的二三流葡萄濫竽充數。況且,我只集中在走傳統派風格的酒莊。

苦等多年,終於有相熟酒莊被我的誠意打動,讓我鑽入她們的酒窖搗亂。酒莊位於Barolo的Barolo村,用來釀Barolo的葡萄是會生金蛋的鵝,還是不會輕易落入我手。事實上,在一家傳統派Barolo酒莊釀一瓶Barolo,我可以參與的工作也不多,做一款Langhe Nebbiolo,我的發揮空間大多了。

根據葡萄產地,Langhe Nebbiolo本身是有機會成為Barolo或Barbaresco的,但因製作需時,酒莊如要早點取回現金流,會縮短橡木桶陳釀時間,甚至完全不用木桶,標示為Langhe Nebbiolo提早裝瓶上市。就像在Montalcino,Brunello di Montalcino及Rosso di Montalcino的微妙關係。

我鍾情Nebbiolo,首先因為她的味譜,她與最流行的Merlot及Cabernet Sauvignon來自兩個世界。國際酒壇的紅酒基本上被兩種風格主宰,一是波爾多:紫羅蘭、黑加倫子、布冧;另一大流派,是布爾岡:玫瑰、櫻桃、紅莓。如果兩個只能活一個,我會選後者。

問題是布爾岡除了頂級的Grand Cru及Premier Cru,典型產品太單薄太嬌艷太女性化,但我不是唐唐,沒能力只揀葡萄園喝。這個時候,Nebbiolo幾乎填補了Pinot Noir留下的白,給沒有太多閒錢喝酒的大男人一條生路。

還有一則舊聞 — 2006年意大利米蘭大學拿了八種釀酒葡萄分析,研究葡萄酒與褪黑激素(Melatonin)的關係。當時的科學家發現褪黑激素是一種調節生物時鐘的激素,在黑暗環境下分泌,又稱「黑暗荷爾蒙」。醫學界指出,如果長期在夜間工作,褪黑激素分泌失調,不但影響日常作息,還有機會誘發癌症。

褪黑激素是哺乳類的天然激素,葡萄是少數含有這種激素的植物。意大利米蘭採用的八種釀酒葡萄包括了Barbera、Cabernet Franc、Cabernet Sauvignon、Croatina、Marzemino、Merlot、Nebbiolo和Sangiovese。選擇Cabernet Franc、Cabernet Sauvignon和Merlot不難明白,Barbera、Nebbiolo和Sangiovese是意大利最具代表性葡萄品種,亦屬正常。

Croatina、Marzemino對一般人卻可能比較陌生,不過,Croatina又稱Bonarda,是Lombardia最重要酒款Oltrepò Pavese的主要葡萄品種。米蘭是Lombardia首府,偏心一點也情有可原。Marzemino的情況相近,主要種植於Lombardia及Trentino-Alto Adige一帶。

分析結果,八大品種的褪黑激素含量最高全屬意大利品種,排第一是Nebbiolo,果皮每克含有0.965毫微克,第二名是Croatina(0.87毫微克),第三Barbera(0.63毫微克)。排最後的Cabernet Franc,含量僅有0.005毫微克,Nebbiolo是她的193倍!換句話說,夜貓子和蝙蝠俠應該多喝意大利葡萄酒,尤其是Nebbiolo。或許,這就是我鍾情Nebbiolo的真正原因。

皇天不負有心人,我的首款100% Nebbiolo葡萄酒DolceVita LAU Langhe Nebbiolo 2013有緣順產,雖然限產1,300瓶,而且極可能可一不可再,總算還了心願。


0 views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y HKWS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