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梁淑意Rebecca

推動生物動力法的兩位重要人物


民間一直流傳飲用葡萄酒有助延年益壽,撇開科學論證,我看其實是愛葡萄酒之人喜歡酒味之餘,也沉醉於記下有關酒的品牌、故事和知識,喝到老學到老,保持腦筋靈活,人也特別精神醒目。歐美葡萄酒世界有很多影響後世的前人和現代的風雲人物,在葡萄種植和釀酒建樹甚多,了解這些人物的背景和歷史,閱讀他們的著作,有助深入了解葡萄酒。

在現今世代,一般市民對有機耕作(Organic)的理論總有一些概念,可是大部分喝酒人對通過生物動力耕作法(Biodynamic)種植葡萄所釀造的酒,仍是充滿迷思。畢竟,生物動力法的概念和原理乃建基於有機耕作,但同時每一幅田均屬個體,田內生態需維持自給自足運作,並需定期以草本植物及礦物製劑噴灑,耕作要跟隨農曆曆法,對於崇尚傳統科學的人,確是難明。我們中國人對風水以曆法來務農歷史悠久,也許對生物動力耕作背後理念相對較易掌握。事實上,除了酒商和消費者之外,世界各地酒莊都對生物動力法釀酒好奇,而此耕作法對葡萄園健康及酒質的影響更在近代引起不少爭議和討論。

生物動力耕作法其中的「製劑500」,是藏在牛角的牛糞。

生物動力法的倡議者是已故奧地利哲學家Rudolf Steiner(1861-1925),他在十九世紀末是著名科學家及哲學家,提出西方文明必須結合靈性和科學技術,生命才可延續下去。他的思想大膽創新,在生時一共撰寫了三百多本著作,內容覆蓋多個範疇,包括政治、人文、戲劇、建築、宗教、農業、教育、經濟、醫學等等,博學多才,對當時及後世均影響深遠,其中以他提出的生物動力耕作法最為人津津樂道。

二十世紀初,工業及合成化學技術突飛猛進,對當時的農業造成極大沖擊,務農者紛紛趨之若鶩,使用化學劑來耕作如施肥、殺蟲和除草,然而農夫們健康卻每況愈下,連帶土壤、植物和周遭的動物的生態都出現崩壞。一群對Steiner思想熟悉的農民遂向他求助,看看能否重振農田生機。他應邀主持了八場講座和五個論壇,提出農田必須遠離化肥和合成劑,農田是一個生命個體,要自給自足,田內要生態多元化和可持續性。他主張地球每一生物跟宇宙均會互相影響,唇齒相依;他更預言,在可見未來,因為合成殺蟲劑和化學除草劑的出現,蜜蜂數量將會大幅減少。他演講後一年去世,在講座和論壇內的主張和建議被編輯成《Agriculture》,成了後世生物動力法跟從的基本邏輯理論,他也被尊稱為「生物動力法之父」。

Nicolas Joly著的《What is Biodynamic wine? The Quality, the Taste, the Terroir》

到了現代,其中一位生物動力葡萄酒的先驅,是法國羅亞河谷區Savennières的Coulée de la Serrant莊主兼釀酒師Nicolas Joly (1945-)。Nicolas畢業於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本來在英美金融機構工作,後來因接手家族酒莊生意回國,時為1977年。當時化學農藥正值推廣期,Nicolas受到農業部人員慫恿使用農藥,在短短兩年間他發覺葡萄園內土壤變色,昆蟲和雀鳥不再出現,生命力銳減,他驚覺化學農藥的殺傷力有多大,此時他遇上了一本講述生物動力耕作法的書籍,讓本來不太崇尚綠色生活的他有所頓悟,於是在八十年代初開始嘗試以生物動力法來務農,以生態為本,讓葡萄園「起死回生」。這幾十年來他一直鑽研如何保持土壤生命力,主張使用可分解的動物肥料,認為跟隨大自然的節奏至為重要。

時至今日,Nicolas已經是全球最被推崇的生物動力耕作權威,他撰寫了的書本《Wine from Sky to Earth》和《What is Biodynamic wine? The Quality, the Taste, the Terroir》是了解生物動力法必備的參考書。

[原文刊於《Wine Now》]


31 views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y HKWS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