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劉偉民Ronny Lau

由Bourgogne到Oregon

Updated: Feb 29

近年不少人說美國Oregon出產的Pinot Noir可以跟法國Bourgogne相提並論,但沒有幾個人可以像Jean-Nicolas Méo有說服力。他不但被稱為Henri Jayer的傳人,由他管理的Domaine Méo-Camuzet早已成為世界飲家朝拜的酒莊,2014年,他更夥拍前I.R.S.唱片公司創辦人Jay Boberg,在Oregon成立了Domaine Nicolas-Jay。想不到,原來Jean-Nicolas Méo也有他的Music & Wine故事。


在New Wave音樂熱潮成長的人不會對I.R.S.感到陌生,這是由Miles Copeland、Jay Boberg和Carl Grasso於1979年在美國成立的唱片公司。Miles Copeland是英國人,弟弟Stewart Copeland是樂隊Police的鼓手,他順理成章成為了經理人。I.R.S.後來捧紅了R.E.M.、Fine Young Cannibals、Bangles、The Go-Go's等等,不過,Police的唱片從未在I.R.S.旗下出版。那個年代,唱片公司和經理人公司絕對不會重疊,藝人的利益是大前提。


後來I.R.S.關門,Jay Boberg加入MCA擔任主席,十年後,唱片銷量大跌,MCA名存實亡,他拋下辭職信告別唱片工業。由唱片工業跳到去生產葡萄酒,看似風馬牛,其實Jay Boberg一直是個葡萄酒收藏家,在1980年代尾更決定在加州Napa Valley收購葡萄園,早已伸了一條腿到酒圈。


Jean-Nicolas Méo


Jean-Nicolas Méo的故事完全不同。他贏在起跑線,出生在一個葡萄酒家族,父親把享負盛名的酒莊交棒給他的時候,他只有20歲!Méo家族其實並非與葡萄酒有直接關係,有的教書,有的做工程師,但Jean-Nicolas Méo的曾祖母是Etienne Camuzet的表姐。Etienne Camuzet則是聲名顯赫的葡萄酒生產商,曾經收購了別具意義的Chateau du Clos de Vougeot,後來送了給Confrerie des Chevaliers du Tastevin,而他的另一個身份,是Vosne-Romanée的市長。


Etienne Camuzet的女兒Maria Noirot承繼了父親的葡萄園,但她膝下無兒女,她死後把葡萄園傳了給外甥Jean Méo,即是Jean-Nicolas Méo的父親。Jean Méo是個大忙人,公職纏身,於是把管理葡萄園的重任交托於人,四人之中有一位叫Henri Jayer,他為布爾岡引入嶄新的釀酒方法,提升當地葡萄酒的品質,被譽為「布爾岡酒神」。Jean-Nicolas Méo接手家族酒莊的時候,盡得Henri Jayer真傳,很快就把Domaine Méo-Camuzet帶到更高位置。


近年Domaine Méo-Camuzet的作品供不應求,身價愈來愈離地,Jean-Nicolas Méo除了向Hautes-Côtes de Nuits出發,也在2008年與姐姐成立Méo-Camuzet Frère et Soeurs,開始收購葡萄釀酒。2014年,更把版圖拓展到美國,與Jay Boberg在Oregon合組Domaine Nicolas-Jay。


Domaine Méo-Camuzet、Méo-Camuzet Frère et Soeurs及Domaine Nicolas-Jay的作品


月前Jean-Nicolas Méo親臨香港主持葡萄酒大師班,細說Bourgogne及Oregon葡萄酒的異同,便同時帶來了Domaine Méo-Camuzet、Méo-Camuzet Frère et Soeurs及Domaine Nicolas-Jay的作品,包括Domaine Méo-Camuzet的Bourgogne Hautes-Côtes de Nuits、Vosne-Romanée,Méo-Camuzet Frère et Soeurs的Fixin、Marsannay及Morey-Saint-Denis,年份全為2016。Domaine Nicolas-Jay則有Pinot Noir 2017、2016、2015三個垂直年份,另有Nysa、Momtazi兩個單一葡萄園作品和原根葡萄樹的Own-Rooted,三款均為2017年份。

Bourgogne Hautes-Côtes de Nuits雖然只是Régionale級酒,但並不便宜,畢竟Domaine Méo-Camuzet的白酒不多,而且來自全資擁有葡萄園Clos Saint-Philibert。Jean-Nicolas Méo形容風格介乎Chablis與Côtes de Nuits之間,我很認同,只嫌果味有點吝嗇。Vosne-Romanée是酒莊的首本名曲,層次複雜、果甜誘惑,不用多說。Méo-Camuzet Frère et Soeurs則以Morey Saint-Denis最突出,說明了你即使是酒神入室弟子,還是敵不過風土宿命。


Jean-Nicolas Méo細說Domaine Méo-Camuzet旗下葡萄園風土


那麼Oregon的風土又如何?其實Domaine Nicolas-Jay叫價不低,入門級Pinot Noir已經與Méo-Camuzet Frère et Soeurs的Village級酒幾乎看齊,單一葡萄園更掛著$888的價錢牌。由於Oregon同樣在北半球,Jean-Nicolas Méo不能兼顧兩個酒莊的全部釀酒過程,他說因此Domaine Nicolas-Jay的釀酒部分主要是由Tracy Kendall負責的,跟他最大的不同,是新世界釀酒師比較講求技術,他則往往相信直覺。


即時比較Nysa和Momtazi兩個葡萄園很有意思,Nysa未能反映出火山土壤的特徵令我有點失望;Momtazi的純鮮櫻桃氣息則很能呈現Biodynamic耕作的活力。

要了解一個產酒區的風土特色,不會是幾年、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事,在技術方面不斷找尋進步,如果能夠加點舊世界的直覺,更可相得益彰。

0 views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y HKWSWA